從飲酒禮儀看品性

新聞分類:墨香酒韻來源:文化中心顧問李寬云點擊次數:21發布日期:2019-07-08

2007年初,為了適應開展工業旅游的需要,我公司動工修建“大財運酒店”。7月下旬,酒店建成交付使用。98號,參加“第六屆古貝春酒文化節”賓客們由主人引領,在參觀完剛竣工的“古貝春酒文化館”之后,浩浩蕩蕩地擁進酒店,參加親情答謝宴會。那天中午,試運行一個多月的酒店成功地經受了一次嚴峻的考驗,創造了千人同時午宴的奇觀。消息傳開,餐飲和酒業的同行為之震驚。從那以后,隨著我公司工業旅游園區相繼成為“全國工業旅游示范點”、“國家AAA級旅游景區”和“《人民文學》雜志采風基地”,公司酒店接待了越來越多的客人,所接觸的社會層面也越來越廣。來自四面八方的賓客們在公司酒店就餐后,對古貝春人給予了很高的評價,比較一致的說法是:禮數周全,豪爽而不粗魯,熱情而不虛假。

公司酒店之所以這么快就獲得賓客們的廣泛好評,其中有一關鍵環節:它與外部酒店不同,外部酒店接待客人主要強調飯菜質量和接待服務;而公司酒店除了這些還要陪客人把酒喝好喝舒服。可別小瞧這個環節,俗話說:“握十回手不如喝一頓酒”、“賭博賭薄了,喝酒喝厚了。”它不僅能迅速地拉近主客的距離,還能把酒桌變成推介產品、傳播文化、樹立形象的舞臺。

下面就看看古貝春人是怎么做的吧。

先說說禮數要周全。

武城屬于孔孟之鄉,飲酒講究禮儀。相比外省人來說,這是優勢,只能借題發揮,不能偷工減料。在改革開放以前,當地的酒店或家庭招待客人基本上都用四方桌,每一面坐兩個人,坐滿了整八位,所以又稱“八仙桌”。貴客坐在八仙桌沖門口的位置,稱為上座;上座的兩人再按照以右為上的次序就座;趕上只有一位貴客,也可以安排獨占一面,以示尊重。后來,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來客人數的增加,出現了能坐八人以上的圓桌,而且在酒店待客的越來越多。這時如果還是按照老規矩辦,就有些不方便了。比如,今天來了三位貴客,把三人全安排在上座,反倒是不方便照應最中間的主賓了;另外就是在酒店里,服務員和顧客不熟悉,有一些需要詢問的事,如:今天喝什么酒、吃什么菜、抽什么煙、安排什么樣的主食……這些應該請示主人的事,問到客人頭上確實有些尷尬。在這種情況下,新的待客方式應運而生了:主陪坐在圓桌沖門口的正中位置,按照以右為上的規矩,主賓居右,副賓居左,坐在主陪的兩邊;副陪坐在主陪對面,三賓四賓仍按以右為上的規矩坐在副陪的兩邊;如果客人較多,相對應的還有三陪四陪,與主陪、副陪形成一個十字花。這樣的安排,很有些“沒有規矩不成方圓”的味道,目的是為了周到地照應好客人。在酒店里,為了便于找準位置,主陪位置上的餐巾會折疊得很高;副陪相對矮一點,其他人的則完全一樣,這也就意味著兩人的責任,所以就有了“主陪靠威望,副陪靠酒量,三陪靠色相”的說法。當然,這其中有調侃的味道,比如包括我們公司在內的好多酒店,從來就沒有安排過異性三陪。

以上接待形式的改變,古貝春(或武城)人不一定是先行者,但至少沒落后,因為在相鄰省市的一些地方至今還在沿襲“八仙桌式”的座次規矩。

再說說心意真誠。

如果把生活分為貧困、溫飽和富裕三個時期,那么古貝春(或武城)人的陪酒方式也相應地發生了三次變化。

生活貧困時期待客,通常是人多酒少,不能完全滿足需要。在這種情況下,當地人敬客人酒,往往是只敬不喝,或者只是象征性地抿一下,目的是先讓客人喝夠。

改革開放前期,酒的供應基本能滿足需要了,當地人在陪客人喝酒時,基本上是一對一,平均喝,生怕客人因擔心酒不夠喝而不能盡興。

進入新世紀以后,生活富裕了,酒可以敝開喝了。當地人在陪客人喝酒時,往往是比客人多倒一點,有些酒量大的,還經常這樣說:“我干了,你隨意!”其目的就是用真誠解除客人的拘束。

以上說的這些變化,在我們公司或武城體現得非常明顯。但在其他一些地方卻依舊墨守成規,只敬不喝,還美其名曰:“為了先讓客人喝好。”然而效果卻不理想,不但不讓人感激,反而讓人懷疑動機不純。

歸納起來,古貝春人待客之道并不神秘,用一句就能概括:萬變不離其宗。所謂萬變,是待客之禮應時而變、與時俱進;而其宗就是真誠。千種酒品,以真為佳;萬般情懷,唯誠至貴。離開了真誠,所有的禮儀都將失去意義。

秒速时时正规吗